<sub id="vpbnz"></sub>
<sub id="vpbnz"></sub><sub id="vpbnz"></sub>

    <address id="vpbnz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vpbnz"></address>

      <sub id="vpbnz"></sub>

        <sub id="vpbnz"></sub>

        就像疲累的水手哀嘆一座海上補給站的消失
        平遙國際電影展側記

        一部藝術電影最初的生命,就如這樣漂流在地球上。從這一大洲的電影節,到下一大陸的影展,在這個港口它遭遇了噓聲和口水,也許下一個港口的觀眾會送上鮮花。如果電影節對電影來說有什么意義的話,那就是電影在游到海水變藍之前歇腳的地方。

        第四屆平遙國際電影展開幕式,藝術總監馬克·穆勒還在隔離中,他用視頻和觀眾對話。 (南方周末記者 王華震/圖)

        平遙相信眼淚。賈樟柯在電影宮哭的那晚,掌聲由遠及近響起。“這個門廳,我站在這很有感觸,我經常下午的時候一個人站在那個路口,因為那里掛著費穆先生的像……”賈樟柯說到這里,哽咽停住。

        這是2020年10月19日晚上的平遙電影宮。晉北的寒風通過太原孔道,已經吹到了晉中盆地。前一天晚上,賈樟柯在新聞發布會上宣布了平遙國際電影展今后的命運。他與他的團隊一手扶植了四年的電影展,今后要轉交給當地政府。“今年是我們這個團隊做的最后一屆平遙國際電影展。”

        從平遙古城的儀鳳門進去,沿西大街向東走一段短短的路程,就到了平遙電影宮。平遙電影宮是為電影展而設計的。中國的絕大部分電影節(展),在活動場地上都附著于城市原有的商業電影院、酒店,世界上很多電影節也是這樣。但平遙不一樣。從一開始,賈樟柯就深度參與了將平遙柴油機廠改造為電影宮的整個過程,他將多年參與國際電影節的經驗融入到了平遙電影宮的設計之中。

        電影宮是一個自成天地的為電影展而服務的建筑。展映、論壇、休憩,各區域的建筑連綿排列,電影人、媒體和影迷在物理空間上被緊密地捆綁在一起,刺激了更高的觀影密度和更加鮮活的話語生產。沒有一個喜歡電影的人能拒絕這樣的捆綁。四五年來,賈樟柯將這里打造成了真正的電影宮殿。

        但如果沒有每年令人眼前一亮的好電影,電影宮便只是一座黯淡的死屋。這也是為什么幾乎所有人都在擔憂平遙影展的未來。沒有了賈樟柯,國內最新的好電影肯來平遙嗎?沒有馬可·穆勒,那么多在威尼斯展映的外國電影會來平遙嗎?沒有吳覺人,青年導演的創投和WIP(work in progress的縮寫,此處指發展中電影計劃)還會選擇平遙嗎?

        2020年10月19日凌晨,平遙電影宮門廳。 (南方周末記者 王華震/圖)

        唯獨缺了賈樟柯

        “藏龍的意思就是把龍標藏起來吧。”影評人阿格說,她掏出了口袋里的一個鋼印狀的小擺件,上面雕刻著龍標的圖案。“吳覺人遇到還沒有拿到‘龍標’的導演,就會悄悄塞給他們一個這個。”她說。

        平遙十日,除了10月18日晚上石破天驚的新聞發布會群訪,賈樟柯沒有接受媒體的專訪。時尚媒體的拍攝請求也被他拒絕。“他看起來很封閉。”一家時尚媒體的編輯10月16日晚上對我說。他們要做一個平遙人像的專題,幾乎拍遍了來到平遙的所有電影人,唯獨缺了賈樟柯。賈樟柯把自己藏在房間里,接電話和打電話,但不見人。“他要

  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  立即登錄
       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- 视频 - 在线播放 - 影视资讯 - 宅男网